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 > 儿童文学

宋江其实是宋朝的典型形象

本站2019-07-28138人围观
简介 司马光写出了《资治通鉴》,证明的确算得上昌盛的时代。 但宋朝人又从资治通鉴中学到了什么呢?其实他们学到的东西很少。 现在还有很多人捧宋朝的臭脚,如果纵向对比,宋朝还不如。 清

宋江其实是宋朝的典型形象

司马光写出了《资治通鉴》,证明的确算得上昌盛的时代。 但宋朝人又从资治通鉴中学到了什么呢?其实他们学到的东西很少。 现在还有很多人捧宋朝的臭脚,如果纵向对比,宋朝还不如。 清朝与英国相比,GDP虽然大得多,但财政收入上与英国相比则相去甚远。

宋朝也是如此,虽然有偌大的家业,但在相互倾轧下,内部其实是虚弱不堪的。

宋朝王安石变法是一次非常典型的事例。

王安石把宋朝的弊病看得很清楚,他也罗列了各项措施去革故鼎新。 他想用自下而上的变革来实现变法图强。

但他不明白底层社会已经不堪重负,没有人为他们抗住上面的压力,再美好的改革图景也只能是镜花水月。 这也是书生治国的弊病。 宋朝实际上是把天下的读书人养了起来,并让这些人成了有权有势的所在。

正如钱穆先生在《历代政治得失》中总结的那样,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文官社会,却塑造了非常不好的官场风气。 文人相轻的同时又官官相护。 这使得他们不想干事也干不成事,同样别人也休想干事。

官员们谈论的都是风花雪月的故事,如果没能融入这个圈子,那么能力再强也会受到排挤。 狄青、岳飞等人的悲剧就来源于此。 宋朝的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他们承担的税负都是级别的。 朝廷在一开始就是奉行愚民政策,用一张封建大网将底层民众牢牢罩住。

宋朝的老爷们没有想过解决危机,只是等待危机的爆发。 全国的人才都因科举而到了京师,冗官、冗兵、冗费的问题严重到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呢?基层农村的颓废,最后真的是没有农民了。

没有农民真的好吗?《清明上河图》所描绘的繁华景象是一个时代畸形发展的写照,不应让人兴奋,而是时代的悲歌。

当上层的圈子越来越大的时候,就产生了宗教,程朱理学应运而生。

钱穆先生说得很对,从此以后儒学神学化了,成为了准宗教,而知识分子们则成为封建卫道士。 在神学视野里,世俗国家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。

上层阶级可以大谈文化,附庸风雅,无数小民只能苟延残喘。 这个社会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?其实就是《水浒传》。

在《水浒传》里,我看不到英雄。

最常见的还是泼皮无赖,以及拉皮条的老鸨,还有道貌岸然的伪君子。 整个社会的戾气非常沉重,散发着腐朽的味道。 小民的典型就是武大郎,他的身边充斥着各种大官人,他没有一丝的宁静。

虽然辛勤的工作,但结局注定悲惨。

没有人会为他讨回公道。 而潘金莲成了问题的另一面,女人成了原罪,成了邪恶的代名词,连辩驳的机会都不会有。 这是那个时代女人更深层次的悲哀。 打着官逼民反,进而扛起替天行道的108将又是什么人呢?这些人不照样经历了几次权力斗争吗?最后的人员结构和那个朝廷不是很相似吗?招安以及回归反而是正途了。

这说明宋朝社会空心化严重,整个社会已经沦丧了。

这是没有实际内容的科举制的一大弊端,真的是天下英雄尽入彀中。

我们现在还在一直批判八股文,但说句实话,八股文算是科举比较现实的一种考查方式了,至少比诗词歌赋,琴棋书画要来的靠谱。

如此看来,宋朝整个的上流社会成为不可逾越的大山。 世人讲宋朝的党争没有那般激烈。 但实际更可以这样说宋朝士大夫们缺乏政治理想。 我们评价苏轼在王安石改革不同阶段立场的变化时,认为苏轼人格高尚,不为利益折腰。

但这地说明了士大夫阶级缺乏信仰。

他们也希望富国强兵,但他们不愿意做出牺牲。 他们口中所说的真理,不过是他们自私的表现。

甚至包括辛弃疾、韩世忠等主战派,以及李清照等自由派,他们都能高喊主义,他们缺乏的是身体力行的决心。 几百年来没有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勇士,这个时代就没有重新振作的希望。

历史很容易走到岳飞和秦桧的对决上。

秦桧是那个时代士大夫的典型形象,我相信他是真挚的相信反抗必亡的,这一点汪精卫和他一脉相承。

真正可怕的也在这一点上,士大夫丧失了血性,并用各种理论为自己辩解。 这是一个从一开始就在防范造反王朝的必然宿命。 莫须有是那个时代最强有力的印记,最终就是把岳飞们消灭干净,让秦桧们大行其道。 从这个意义上说,宋朝完成了它的顶层设计。 它最出色的成果就是《水浒传》中宋江的角色。 中国典型的农民起义领袖的形象就是有坚定的信念,有改天换地的信念。 无数人围绕在领袖身边就是希望能够建功立业,众人拥戴的一定是位强人。 宋朝的领袖从晁盖到宋江的转变说明了时代的变化,宋朝的领袖永远是八面玲珑的形象。

这也意味着宋朝的立国理念多么深入人心。

就在一轮一轮的炼狱中,英雄如武松、鲁智深之流要么死,要么遁入空门,宋朝的整个系统完全被改造了。 这才是崖山之后无中华的深层次原因。

重建中华也不在于驱除鞑虏,而在于能否找回那颗沸腾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