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 > 儿童文学

国学大师梁漱溟的两次婚姻 传统文化的队名有什么

本站2019-06-0896人围观
简介 梁漱溟是一个很矛盾的人。 这位素有“中国最后的大儒”之称的国学大师,一生的经历传奇多彩,他的爱情与婚姻生活也如同他的整个人生一样传奇且耐人寻味。 梁漱溟是一个很矛盾的人。

国学大师梁漱溟的两次婚姻 传统文化的队名有什么

梁漱溟是一个很矛盾的人。 这位素有“中国最后的大儒”之称的国学大师,一生的经历传奇多彩,他的爱情与婚姻生活也如同他的整个人生一样传奇且耐人寻味。   梁漱溟是一个很矛盾的人。

他曾自称最讨厌哲学,结果却讲起了哲学;他在学校里根本未读过孔子的书,结果开讲起孔子哲学;他未读过大学,结果偏教起了大学生;他曾经发誓一辈子不娶,结果却结了两次婚……这位素有中国最后的大儒之称的国学大师,一生的经历传奇多彩,他的爱情与婚姻生活也如同他的整个人生一样传奇且耐人寻味。

  勉强成婚后渐生夫妻情  1893年,梁漱溟出生于广西桂林一个日趋没落的贵族家庭。 父亲梁济清末时做过内阁中书,后晋升为候补侍读,梁济自己虽潜心儒学,却非常开明,并不死逼子女们也非要读圣贤书不可。

  14岁那年,梁漱溟考入北京顺天中学堂。

班上人数虽不多,却藏龙卧虎,后来出了三位大学者:张申府、汤用彤,还有梁漱溟。 梁漱溟早年加入同盟会,一生致力于儒家学说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,造诣颇深,是中国现当代有名的哲学家和教育家。

  年轻的梁漱溟一心向佛,无意于婚姻和家庭。 1921年初冬,梁漱溟28岁,曾发誓一生食素、终身不娶的他,在其父死后,自咎未成家生子的不孝,开始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。

彼时,在军界的朋友伍庸伯把自己的妻妹黄靖贤介绍给了梁漱溟。

  伍伯庸问梁漱溟的择妻条件,梁漱溟说:在年龄上、容貌上、家世上全不计较,但愿得一宽和仁厚之人。

不过,单是宽仁而缺乏超俗的意趣,似乎亦难与我为偶;所以宽仁超俗而有魄力者,是我所求。

这自然不容易得,如果有天资大略近乎这样的,就是不识字亦没关系。   黄靖贤小梁漱溟一岁,长相一般,为人也缺乏热情,还不聪慧。 由于出身名门,从小茶来伸手、饭来张口,因此对家务更是一窍不通。 对于这位姑娘,梁漱溟也并不特别在意,但他不想让伍庸伯为难,有负朋友的一番美意,还是娶了她。

  订婚之后,两人便于1921年11月成了亲。

成婚之夜,梁漱溟与黄靖贤谈及上面说的宽厚、超俗、魄力三点。

她不晓得魄力一词,问此二字怎样写。 由于文化差异,梁漱溟与黄靖贤两人感情平淡,精神上很少交流。

梁漱溟一开始对黄靖贤并不十分满意,说她虽没有读过书,但识得字。 随着时间的推移,经过几年的磨合,二人越往后越生出爱意来了,属于那种典型的先结婚后恋爱。   正如梁漱溟后来回忆时说:靖贤的为人,在我心目中所认识的,似乎可用刚爽两字来说她。 而黄靖贤的勤俭持家、正直忠信,也让梁漱溟不用为挣钱养家而受约束,从来可以进退自如地专心于自己的社会活动。   尤其在黄靖贤去世前4年间,夫妻感情弥笃。 梁漱溟在得二子后,还想要个女儿,因此黄靖贤在两度小产后再次妊娠,终因胎盘前置的难产,于1935年8月20日在山东邹平去世,年仅42岁。

梁漱溟痛苦不已。   梁漱溟在《悼亡室黄靖贤夫人》中是这样充满深情回忆这段生活的,我自得靖贤,又生了两个孩子,所谓人伦室家之乐,家人父子之亲,颇认识这味道。

现在靖贤一死,家像是破了,骤失所亲爱相依的人,呜呼!我怎能不痛呀?我怎能不痛呀?为了哀悼亡妻,梁漱溟还写了一首白话诗,以示纪念:我和她结婚十多年,我不认识她,她也不认识我。

使我可以多一些时间思索,多一些时间工作。 现在她死了,死了也好,处在这样的国家,这样的社会,她死了,使我可以更多一些时间思索,更多一些时间工作。 平淡之中渗透着一种深深的情意。

  无奈中续娶却情投意合  中年丧偶大不幸,自此梁漱溟决定以后不再续娶。

他信守诺言一个人过了差不多十年时间。 在这十年间,梁漱溟确实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,充分利用亡妻留给他的机会和时间,忙于思考,忙于国事。

十年过去,两个孩子渐渐长大:长子1925年出生,此时18岁;次子1928年出生,此时亦15岁;而梁漱溟本人亦年过半百,开始需要有人来照应生活。

  无奈中到了1943年,梁漱溟自己也没有料到会续弦。

如果说,他的第一次婚姻平平淡淡,那么,这一次则是沸沸扬扬。

  抗战开始后,许多文艺家和学界名流齐聚桂林,梁漱溟也归返故里。 1943年夏,年届半百的梁漱溟偶然结识了在桂林当教员的老姑娘陈淑芬。   陈淑芬本名陈树棻,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,一直没有婚配,47岁,比梁漱溟稍年轻。   陈淑芬长得较漂亮,也会打扮,虽年近半百,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十余岁。 有才有貌的陈淑芬一心想嫁给哲学家。 两人一见钟情,你来我往,形影相随。 不久,他俩的爱情竟然成了一则闻名广西的新闻。

桂林的报纸以幽默风趣的口吻,大量地报道他俩颇具浪漫色彩的恋情。

  1944年1月,梁漱溟和陈淑芬热恋半年后,终于瓜熟蒂落,在友人的家里举行了传统的婚礼。 婚礼由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军长李济深主持,当时在桂林的文艺界和学术界名流100多人参加了婚礼。

著名剧作家田汉,还为此写了一首幽默长诗。

  来宾发言完毕,大家纷纷要梁漱溟报告恋爱经过,梁漱溟无法推脱。

他说:我听说现在谈恋爱要花很多钱,上馆子、看电影、听戏,给女友买东西等等,我却囊中羞涩,不好意思谈及此事。 但我的确给她写过信,邀约她在天气晴朗时一起去经山村的河边散步。 可是约定的那天,天公偏偏不作美,恰逢阴天小雨。 她是否会应约前来呢?我犹豫了一会,拿着把伞就出门了,半路上,我很高兴地遇见了她。

于是,便打开雨伞和她一起到河边去散步。 这是我一生中最有趣的一次散步,是在雨中。 后来,雨大了,我们便到路边的小亭子里坐了一会……  梁漱溟在讲这段恋爱经历时,羞得陈淑芬头也不敢抬。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这段恋情在梁漱溟心中是多么的甜蜜。

梁漱溟报告了与陈淑芬女士的恋爱经过之后,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抒情小调。 他的嗓子虽不怎么好,唱得也不很标准,来宾却一再为他鼓掌。

唱完了歌,梁漱溟突然向来宾高声宣布:我们现在可以走了!话音一落,他牵着陈淑芬的手迈出了宴会厅。

据说,梁漱溟、陈淑芬的婚礼,是20世纪40年代桂林文化界最有影响的一件盛事。

  厄运中是妻子坚守陪伴  梁漱溟与陈淑芬的婚礼虽然举行得十分热闹,婚后却不是那么幸福。 梁漱溟是个社会责任感很强、做事颇为认真的人。 他一旦投身事业和工作,很少顾及家庭。 正像他在《寄宽恕两儿书》中所说:我不谋温饱,不谋家室。   梁漱溟太钟情于事业,必然会冷落陈淑芬。 对此,陈淑芬想法颇多。

此外,家中事情都落在陈淑芬身上,使她感到很吃力。 加之陈淑芬的脾气大,一遇不顺的事就爱发火,而且很难说通。 这使梁漱溟最为反感,也很难忍受。

因而,两人时常为一些琐事发生摩擦。   尽管梁漱溟对后来这次婚姻不太满意,他还是很感激陈淑芬,因为她是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与他结婚的,陪伴他从中年进入耄耋之年,并为他作出了很大的牺牲。

因此当陈淑芬1979年9月去世时,年已86岁的梁漱溟为她诵经守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