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 > 儿童文学

重生九零小福妻第668章. 问缘由

本站2019-08-1477人围观
简介 商四当然知道这一点,不过,作为一个称职的长辈,他就是想借着机会多提醒两句,省得夏羽泉因为上手速度快,会一个不小心飘起来,找不到落点。 否则,他当然是绝对相信对方的实力的。

重生九零小福妻第668章. 问缘由

商四当然知道这一点,不过,作为一个称职的长辈,他就是想借着机会多提醒两句,省得夏羽泉因为上手速度快,会一个不小心飘起来,找不到落点。

    否则,他当然是绝对相信对方的实力的。

    “好了,今天时间已经差不多了,我们等等一会儿还要去别的地方,就先不跟你们说了,之后有机会再约。

”穆北宇看了一下时间,加上这顿聚餐也吃得差不多了,便对大家说,“之前的事情就麻烦你们继续追踪,等我们度完蜜月回来之后,再给你们带礼物回来啊。

”    “去去去!谁稀罕你们的东西!”商四跟席戚泽两个人对于穆北宇都有着不小的怨念,觉得这个抢走了自己小伙伴跟侄孙女的家伙,怎么看都是怎么的不顺眼,还不如早点滚了比较好。     “去看看他们,小泉还可以多发展点人脉,对之后也有很多的好处。 ”赵导当初虽然没有实际接触到事情的核心,不过等到新闻爆发之后,也有专门下场帮忙引导事情,对于他们的情况也是了解颇多,很能理解夏羽泉跟穆北宇小俩口需要放松的心情,“趁早跟这些人都切割好,对于小泉之后的发展,也能够更顺畅一点。

”    “我们就是这么想的,所以觉得今天审理的案#件结果出来,时间很适合。

”夏羽泉在面对长辈们的时候,都是相当礼貌的,尤其是因为他们真的帮很多忙,所以她觉得,自己多付出一点尊重跟礼貌,甚至是一种客观的好,都是应该的。     “那就赶紧去吧,省得被那些人抓着烦得,都没有一点儿生活品质了。

”席戚泽很看好夏羽泉的发展,所以对于这个方面那就更加的重视了。     于是连忙说,    “回头要是不舒服,在跟我说,我找人给你心理辅导,或是在牢#里面把他们多打几顿出气!”    “那到是还好,反正我爸妈肯订懒得花时间跟他们计较这些事情,他们更在意的还是我能不能够去好好的得到休息。

”    老刘家的人,包含韩悦等人,一众主#犯、从#犯的判决今天已经全数出来。

该枪#毙的、该终身监#禁的,该要坐#牢的,都是今天开始执行。

    夏羽泉他们作为受害者,还有机会要求加重#刑#罚,或是其他的要求。     但她并没有行使自己的特殊权利,毕竟在她看来,花时间在这些不值得的人的身上,反而是一种过多的重视,对于自己是更加不好,甚至衬托着这些加害者在社会大众心中的印象更加深刻。     他们这些人不值得这样的出名跟表彰,所以最好的,就是让他们尽可能低调入狱,然后在狱中搓磨自己剩余的人生。     “53396犯人,出列!”这些都是重#刑#犯,犯下的错误相当沉重,甚至很多人都跟虐#杀有关,所以狱警在对待他们的时候并没有很客气。

    金老太跟刘老头几个人,在听到自己有人探监的时候,都显得相当的激动。

    他们还以为是留在外头的女儿要过来保是他们,或者是大儿子,之类的。

    他们本来还有着大好的未来呢,钱也赚了不少,都已经被他们给偷偷地藏起来,当然是准备等着几年后保释,出去可以花用的──    毕竟,他们已经把自己可以交代的事情都交待完了不是嘛!    “......怎么会是你!”金老太满怀期待地小跑过来,被牢#狱之灾折磨得脸色变型的老太太,看到夏羽泉之后,整个人的表情都狰狞了起来。     她直接冲到防暴的窗框旁边,猛力地拍打着玻璃,就像是想要宣泄自己的不满一样。     她觉得,都是因为有这个丧门星在,所以才把他家的好运到都给毁了!    没有看到他家的人几乎都锒铛入#狱了吗!    都是因为夏羽泉!那天价的罚款啊!光是想到就让人觉得心痛,他们家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可以做这种事情!    “住手!”那些狱#警没有想到,这个老太婆居然敢干出这么危险的事情,当下就生气了。

直接一个棍子就朝着人给砸下去。

    反正他们也都有被授意过,这些犯#人要是真的想要反抗之类的,该下手的时候,绝对不用手软,    “安分一点,你们应该不想要常常被电#击的滋味吧?”    重#刑#犯的脖子上都有一个电极环,包含四肢上也有。

如果他们想要越#狱的话,上头的人不会介意给他们多一点的教训,让他们知道,什么叫做有些事情可以做,有些事情想都不要想。     “啊──”金老太当然也不是没有闹过,所以比起痛打夏羽泉,甚至恨不得想要伤害到对方,她更在乎的是,自己今天能不能够吃饱,还有就是,自己可不可以躲过加罚。     “是她!都是她!不是我做的!”刘老头对金老太要被罚的事情没有一点感觉,他就担心会连着自己一起被罚而已。     又不是他做的事情,他才不想管也不要管,更是不觉得有必要往自己的身上去拉。

    “你尽量罚她没有关系!”    “呸!真孬!”狱#警看多了这种夫妻连罚的,对刘老头的脾气也有一定的了解,听到他会这么说话之后,自然就更加的不屑了,“亏你来是男的,估计那玩意儿就是摆设吧!”    “那可不一定,他跟自己的儿媳妇都不清不楚的,估计还是一个颇有雄#风的家伙吧!”另外一个狱#警对这情况没有太多表示,不过从神情上来看,他也看不起这佬家伙,“等等给他多上一个套餐,男人这么孬,都太丢我们的脸了!”    “哈哈哈哈哈哈......报应!都是报应!”金老太披头散发的,双手捏紧了窗框,眼神疯狂地看着下夏羽泉,显然心中另外有着其他的衡量,“你看看你的眼睛,当年你母亲看我们也是这样!我那个时候就想,我一定要让这个城里来的小姑娘体验一下民间疾苦!”    “所以,你终究不单单是被人给控制,甚至是被你自己的嫉妒心给控制住,但你却怪到我的头上,认为都是我们一家人的关系,才会讓你都不由自主地想要去害人。

”    夏羽泉本来以为,看到这些人自己会很愤怒的,结果没有想到,她却意外的平静,并且还能够坐在这里,认认真真地分析这些人的想法跟动机。     金老太没有理他,还是在那里说着自己的话,疯疯癫颠的,看上去显然不大有那个能力去管理自己的行为了。

    “感谢你们,当初我本来还觉得是我们的问题,让自己会碰上这样的情况。

不过,现在既然得到了这样的答案,那么我也就能够放心了。 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