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 > 儿童文学

天赐娇妻:祁少乖乖投降吧

本站2019-06-1323人围观
简介 正文第二章、回忆[更新时间]2019-03-2820:41:44[字数]1395五六分钟后,乔若妩勉强就着月光将男人的伤口处理包扎好,起身将消炎药塞到他手里,习惯性地絮絮叨叨:“这几天不能吃辣

天赐娇妻:祁少乖乖投降吧

正文第二章、回忆[更新时间]2019-03-2820:41:44[字数]1395五六分钟后,乔若妩勉强就着月光将男人的伤口处理包扎好,起身将消炎药塞到他手里,习惯性地絮絮叨叨:“这几天不能吃辣,不能吃海鲜,伤口不能碰水。 消炎药一天三次,最好配合药膏涂抹,知道了吗?”祁沐城看着手中的药盒,小腿处被消毒水刺激过的伤口仍然灼热,甚至燃烧到了心脏,让他感受到二十多年来唯一的温暖。

直到女人再次不耐烦的提醒,他才回过神。

“知道了。

”“嗯,那我走了。

”乔若妩松了口气,拎着包走出去,还打电话问了问姜雪,“怎么回事,四个八里住的不是渣男……什么?不是这个酒店?!”出了酒店大门,姜雪早就已经回家。 帝都夜风微凉,吹走她心中莫名的烦躁。

电话响起,看到来电显示,乔若妩立刻接起。 “喂,孟医生,怎么样了。 ”“叫我奕轩就好。

”孟奕轩轻声道,“她现在已经能在引导下开口说话了,不过我尝试过,只要提起当年的事,她都会逃避,甚至再次发病。

”乔若妩心下一沉,试探着问道:“那有什么方法能获取信息呢?比如她逃避哪些话题,或者她接受信息时是否对哪些信息有抗拒?”“这我还没试过。

”孟奕轩道,“你明天可以去一趟病院,我们再试一遍。 ”“好。

”乔若妩叹口气,“希望能够早日查出真相。 ”闻言,孟奕轩也有些心痛,他斟酌一会又道:“若妩,我知道伯父的死让你难受,可你有没有尝试放下仇恨,重新生活呢?”“对不起,我没法原谅害死我父亲的凶手,更没法忘掉当年我父亲跳楼自杀的场景。

”乔若妩勾了勾嘴角,“再说了,这样充满负能量的我,有谁能接受呢?”“若妩,我……”“对不起,孟医生。 ”乔若妩的声音仍然客气礼貌,“感谢你帮我做的一切,我也会付出你应得的酬劳,其他的,我们都别说,也不可能有。

”她知道孟奕轩的心意,可她不能接受,也不会接受。

次日一大早,乔若妩就赶去了帝都精神病院。

女孩的情况并不好,四年前的事情让她原本明媚的未来,在一夜之间烂到骨子里。

然而当年那个施暴的禽兽,却残忍将一切嫁祸给乔父,逼得他跳楼自杀。 还将无父无母的女孩弄成神经病,企图一辈子将她关在病院里。

时光荏苒,乔若妩仍然记得父亲跳楼的场景。 是一个下雨天,帝都的风格外凉,风一吹,刺到骨子里。 父亲说:“若妩,我没有强奸她,可是没有人相信我。

公司倒闭了,朋友一个个离去。

我对不起你妈妈,对不起你。

”父亲说:“若妩,好好活着。

”然后他纵身一跃,鲜血炸开在雨天。

然而那个禽兽,仍逍遥自在。

“若妩,你怎么了?”耳边传来孟奕轩温润的声音,乔若妩回过神,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流下眼泪。

她吸吸鼻子,佯装无事地摇摇头,“没事,现在可以进去了吗?”孟奕轩还想说什么,但见乔若妩心不在焉,叹口气道:“走吧。 ”说着,他刷卡打开了特殊通道的大门。

帝都精神病院是独立于帝都中心医院的分院,它成立的时间并不久,只能靠着一些医药公司的投资存活着。

而孟奕轩,作为留学归来的心理学博士,同时也是中心医院院长之子,理所应当的拥有这家病院的管辖权。

到了病房门口,透过窗户,乔若妩看到女孩正死气沉沉地坐在床边,目光落在电视机上,然而屏幕里却什么也没播放。 “进去吧。

”孟奕轩轻声开口,随即进门笑道,“文文,我来了。 ”“孟,孟……”于文眼睛一亮,在看到乔若妩的同时,又迅速收了声。

乔若妩心中一颤,轻手轻脚走过去,蹲在于文面前,温柔道:“文文,你忘了吗,我是若妩姐姐啊。 半个月前还来看过你,不过这段时间我太忙了,没时间过来,你不会介意吧。 ”感受到她的善意,于文小心翼翼地蹭了她的手,微微笑开:“若,若妩……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