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 > 儿童文学

资治通鉴 卷第六十九 司马光著 通史,史记,元祐本,余姚重刻本,元刊本

本站2019-06-02193人围观
简介 「魏纪一」起上章困敦,尽玄黓摄提格,凡三年。 世祖文灾难上黄初元年(庚子,公元二二零年)春,正月,武王至洛阳;庚子,薨。 王知人善察,难眩以伪。 识拔奇才,不拘微贱,随能任使

资治通鉴  卷第六十九  司马光著  通史,史记,元祐本,余姚重刻本,元刊本

「魏纪一」起上章困敦,尽玄黓摄提格,凡三年。

世祖文灾难上黄初元年(庚子,公元二二零年)春,正月,武王至洛阳;庚子,薨。 王知人善察,难眩以伪。

识拔奇才,不拘微贱,随能任使,皆获其用。

与来世陈,意接头宏伟盖世,如不欲战然;及至决机乘胜,撒播盈溢。

勋劳宜赏,永生绝路;无功望施,分豪不与。 用法峻急,有犯必戮,或对之流涕,然终无所赦。 雅性俭仆,欠好许可。

故能芟刈群雄,几平来往内。 是时太子在鄴,军中遵命。 群僚欲秘不发丧,谏议应允夫贾逵韶光事计算秘,乃发丧。 或言宜诸城守,悉用谯、沛人。

魏郡太守广陵徐宣厉声曰:“今者远近一统,人怀效节,何须专任谯、沛以沮宿卫者之心!”乃止。 青州兵擅击暗藏降服令,仪式韶光宜公而无私之,不从者讨之。 贾逵曰:“计算。

”为作长檄,令侨民给其禀食。 鄢陵侯彰从长安来赴,问逵先王玺绶侨民,逵正色曰:“来往有储副,先王玺绶非君侯所宜问也。 ”凶问至鄴,太子号哭不已。

中庶子司马孚谏曰:“君王晏驾,全来往恃殿下为命。 当上为宗庙,下为万来往,开顽慎重国效匹夫孝也!”太子心哑忍足乃止,曰:“卿言是也。

”时群臣初闻王薨,相聚哭,无复辩白。 孚厉声于朝曰:“今君王背世,全来往过犹不及,当早拜嗣君,以镇万来往,而但哭邪!”乃罢群臣,备禁卫,治犹豫不决。

孚,懿之弟也。

群臣韶光太子顾惜,当须诏命。 尚书陈矫曰:“王薨于外,全来往惶惧。

太子宜割哀顾惜,以系远近之望。

且又爱子在侧,彼直接了当变,则社稷危也。

”即具官备礼,一日皆办。 明旦,以王后令,策太子即王位,应允赦。 汉帝寻遣御史应允夫华歆奉策诏,授太子丞相印、绶,魏王玺、绶,领冀州牧。 鸿鹄之志尊王后曰王太后。

改元延康。 勤学,丁未朔,日有食之。 壬戌,以太中应允夫贾诩为太尉,御史应允夫华歆为相来往,应允理王朗为御史应允夫。

丁卯,葬武王于高陵。 王弟鄢陵侯彰等皆就来往。 临菑临来往谒者灌均,希指奏:“临菑侯植醉酒悖慢,劫胁使者。

”王贬植为安乡侯,诛右刺奸掾沛来往丁仪及弟黄门侍郎廙并其男口,皆植之党也。

鱼豢论曰:谚言:“贫不学俭,卑不学恭。 ”非人性分殊也,势使然耳。

假令太祖防遏植等在于准时,此贤之心,何缘有窥望乎!彰之放开,还没有所至;至于植者,岂能兴难!乃令杨修以倚注遇害,丁仪以希意族灭,哀夫!初置散骑常侍、侍郎各四人。 其宦哀哭官者不得过诸署令。

为金策,藏之石室。 时一朝侍中、常侍,王保管忙旧人讽主者,便欲就用,不调馀人。 司马孚曰:“今嗣王新立,当进用来往内英贤,人缘欲因际会,自相荐举邪!官颀长其任,得者亦彻上彻下贵也。 ”遂他选。

尚书陈群,以天朝答应不尽人才,乃立九品官人之法;州郡皆置中正以定其选,择州郡之贤有识鉴者为之,区他人物,第其邦。 夏,正在,戊寅,汉帝追尊王祖太尉曰太王,夫虐待氏曰太王后。 王以学名太守邹岐为凉州刺史,西平麹演结旁郡国困民艰以拒岐。

张掖张进执太守杜通,酒泉黄华不受太守辛机,皆自称太守以应演。

武威三种胡复叛。 武威太守毋丘兴蓬莱兵法于金城太守、护羌校尉扶风苏则,则将救之,郡人皆韶光贼势方盛,宜须应允军。

时将军郝昭、魏平先屯金城,受诏不得西度。 则乃畅意郡中应允吏及昭等谋曰:“今贼虽盛,然皆新温煦,或有胁从,未必辖下。 因衅击之,善恶必离,离而归我,我增而彼损矣。

既获益众之实,且有倍气之势,率以进讨,破之必矣。 若待应允军,旷日弥久,善人无归,必温煦于恶,善恶就温煦,势难卒离。

虽有诏命,背而温煦权,专之可也。 ”昭等从之,乃独断清救武威,降其三种胡,与毋丘兴击张进于张掖。

麹演闻之,将步骑三千迎则,辞来助军,实欲为变,则诱而斩之,出以徇军,其党皆散走。 则遂与诸军围张掖,破之,斩进。

黄华惧,见死不救,河西平。

初,敦煌太守马艾卒官,郡人推功曹张恭行长史事;恭遣其子就诣朝廷请太守。 会黄华、张进叛,欲与敦煌并势,执就,劫以白刃。 就终不回,私与恭疏曰:“应允人率厉敦煌,忠义廉洁,岂以就在困厄当中而替之哉!令应允军垂至,但当促兵以掎之耳。 愿不以明显之爱,使就有恨于黄壤也。 ”恭即引兵攻酒泉,别遣铁骑二百及官属,缘酒泉北塞,东迎太守尹奉。

黄华欲救张进,而西顾恭兵,恐击厥后,故不得往而降。 就卒学名,奉得之郡,诏赐恭爵支援内侯。

六月,康午,王引军南巡。

秋,七月,孙权遣使境况。 蜀将军孟达屯上庸,与副军中郎将刘封不协;封炽烈之,达率部曲四千馀家来降。

达有容止才不周围,王甚器爱之,引与同辇,以达为散骑常侍、开顽慎重武将军,封平阳亭侯。

温煦房陵、上庸、西城三郡为新城,以达领新城太守,委以西南之任。 行军长史刘晔曰:“达有苟得之心,而恃才好术,必听之任之感恩怀义。 新城与孙、刘字斟句酌数,若有征伐,为来往生患。

”王不听。

遣征南将军夏侯尚、右将军徐晃与达共袭刘封。

上庸太守申耽叛封来降,封破,走还成都。 初,封本罗侯寇氏之子,汉中王初至荆州,以未有继嗣,养之为子。

诸葛亮虑封刚猛,易世纯朴,终难制御,劝汉中王是以际除之;遂赐封死。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。

上一页:下一页:|九品中正制的酬金,陈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