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 > 儿童文学

第四卷 叱咤凡界 第二百六十二章 煎熬 情感分析师骗局

本站2019-07-1257人围观
简介 推荐阅读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化为人形的凤惊缘,居高临下看着身体半陷入山腹中的青衣真仙,脸上表情冷漠,口中淡淡说道:“有什么不可能的?你若是知道他的前世,便会明白在他身上发生任何事情,都会是正常的

第四卷  叱咤凡界 第二百六十二章 煎熬 情感分析师骗局

推荐阅读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化为人形的凤惊缘,居高临下看着身体半陷入山腹中的青衣真仙,脸上表情冷漠,口中淡淡说道:“有什么不可能的?你若是知道他的前世,便会明白在他身上发生任何事情,都会是正常的。

”青衣真仙气息衰弱,真仙修为十去七九,不甘问道:“为何当然我开启空间通道时,你们不敢接触通道,难道不是害怕传送到天门后,被我利用天门阵法将你们禁锢?”凤惊缘认真回道:“我的确有些忌惮你与阵法相合的威力,但是那位……”凤惊缘看了一眼目光望向摘星楼的玄篁竹,继续说道:“那位的想法,可不是你我所能揣度的,我奉劝你此时老实些,或许还能捡到一条命,否则……”凤惊缘摇了摇头,不再说话。

青衣真仙双目微闪,沉默了下来。 片刻后,此仙脸上带着几丝期盼之色的望向摘星楼。 凤惊缘见此,心中微动,同样望向了摘星楼。

摘星楼能将整片凡界的星辰之力引过来,可说是真正的夺天地造化,天门大阵得星辰之力加成,俨然超出了整个凡界天地规则限制的上限,可攻可受、可威胁到真仙级别的强者,端的是神奇无比。

若非玄篁竹实力超凡脱俗,近乎可以抵抗凡界天地意志的地步,作为神兽火凤的凤惊缘,在天门阵法和青衣真仙的合力之下,真的很有可能陨落!摘星楼不仅仅是一个建筑物,更是天门大阵的核心、也是凝练着某种神奇事务的异宝。

凡界的天门修士再惊才艳艳,拥有的资源再多,也不可能构建出摘星楼这样的建筑物。

作为带天庭巡视凡界、执行天地意志的天门,在凡界当然并非人类独有,妖族蛮荒大陆、遥远的被称为迷失大陆的精灵族中、与中土神州隔着十万大山的西漠佛国,皆都有天门的大本营,皆有摘星楼!这些建筑物,都蕴含着一丝仙帝气机!若非如此,天门大阵的威力,又怎可能如此强盛?玄篁竹侧转过过身体,望向送入云中,似要刺破漆黑天幕的摘星楼,双目之中厌恶之意大起,他厌恶的不是天门的修士、也不是青衣真仙,而是蕴含在摘星楼中的那缕仙帝气机。

这缕仙帝气息,属于天门至尊,最强大的仙帝之一——蔚蓝仙帝!觉醒了上古记忆的玄篁竹,记忆深处的那位真正的大敌,便是蔚蓝仙帝。

作为一代神祖,玄篁竹的前世可说是强大到了极致,除了那几位高高在上的圣人,他几乎算是无敌了,然而最后依然落了个差点身死道消的下场,最重要的原因,便是同样强大的蔚蓝仙帝,联合了数位仙帝级别的强者,偷袭并且围攻了他。 想到这里,玄篁竹很欲狂,他感应着那缕让他熟悉而又厌恶的气息,心中生出一个念头,那就是先毁了这座摘星楼,待飞升天界,恢复全胜之后,再找蔚蓝仙帝算账。

只是……在毁灭摘星楼之前,玄篁竹必须先要完成那件正事。

这件正事,与凤惊缘冒险来此,乃是同一件事情。

------摘星楼最顶层。 浓缩在一起的千万颗星辰虚影,拱卫着同样虚幻的心脏模样的巨大星辰中央,形成一个浓缩的简易般诛天星辰阵法。 如水般的星光,无比精纯无比浓郁的朝着下方流淌而去,近乎无穷无尽。 如水的星光在摘星楼顶层的半空中,与蔚蓝色的奇形怪状的立体光罩相遇,发生让人眼花缭乱的折射,最后钻入了蔚蓝色的立体光罩里面,在蔚蓝色光罩内规则的排列、凝练之下,化为上千根针眼粗细的星光细管。 上千根星光细管,钻入了那只奄奄一息、闭着双目的金色猿猴的窍穴之中。 金色猿猴的胸脯微微起伏着,体内隐隐间有淡淡的溪流流动的声音,那是斗战圣血在体内翻滚。 翻滚的神猿精血,以及金色灵海内的灵力精粹,全部从金色猿猴的窍穴之中流出,顺着插满身体的星光细管中,流向诛天星辰大阵中央那个心脏模样的最大的星辰之中。

金色猿猴的眉心,悬浮着一座迷你型的九层金色小塔,小塔周围散发着强烈的时光之力,这些时光之力欲要进入金色猿猴的眉心,但是却被浓郁的星光禁锢,不得如愿。

九层小塔下方,那根两端血红、中间黝黑的黑棍,灵压全无,颜色暗淡,剑鬼化成的器灵,更是快要消失。

这金色猿猴,自然是贺小石。

他已经在诛天星辰大阵与蔚蓝色立体光罩之中,陷入不生不死的状态近一个多月的时间了!当时,贺小石与诸位修士,从上古妖皇殿出现之后,那位青衣真仙突兀开启了空间通道,直接将他与青衣真仙本人,挪移到了天门的摘星楼最顶层。 贺小石出现在摘星楼顶层的之后,头脑极为清楚的便打算进入九层妖塔之中,这是他能够有可能在天门祖殿活着的唯一办法。

然而贺小石这样的念头刚刚起来,摘星楼顶层的空间内,弥漫着的浓郁星光,便在第一时间穿透了他身体关键的窍穴,随后头顶的诛天星辰大阵,自行形成,周围那个蔚蓝色的多边形蔚蓝色光罩,宛如早就布置好了一般,骤然将他的身体笼罩。 贺小石当然不会坐以待毙,然而他身不能动、神识被完全禁锢在体内,根本无法立体,有灵性的九层妖塔竟也被禁锢,而黑棍刚一出现,便被定在了原地。 贺小石心中第一次浮现出了无力,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体被星光细管穿透,金色灵海被阵法之力禁锢。

宛如凌迟的疼痛,在窍穴被刺时,便无比清晰的折磨着他的心神,接着,贺小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体内的精血,顺着那些插满了身体的星光细管,流向头顶那个心脏模样的巨大星辰虚影之中。 精血的缓缓流逝,使得贺小石能够清晰的感应到自己的生命,也在随之而缓缓流逝,清晰的感应着死神的渐渐接近,和无时无刻的痛苦,这种煎熬,实在是世间最恐怖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