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 > 儿童文学

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3%市场再次纠结 但趋势未完

本站2019-08-15178人围观
简介 在全球债市收益率向着历史新低进发的形势下,8月14日盘中,国内市场上有风向标意义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了3%这一心理关口,回到2016年11月末水平。 理论上,下一目标位将是201

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3%市场再次纠结 但趋势未完

  在全球债市收益率向着历史新低进发的形势下,8月14日盘中,国内市场上有风向标意义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了3%这一心理关口,回到2016年11月末水平。

理论上,下一目标位将是2016年三季度的低点。   市场人士指出,此次“破3”未必意味着利率下行空间的打开,目前市场反倒陷入新一轮的纠结之中。 一方面,利率水平已低,做多空间逼仄,成本约束下机构难以放手做多;另一方面,大环境有利,债市趋势未完,风险可控,博弈利率下行机会仍在。

机构认为,当前债券配置价值弱化,但交易价值仍存,还没有到说再见的时候。

  一度跌破3%关口  与股票市场亦或者外汇市场一样,债券市场上也有着一些所谓的重要关口。

对于10年期国债这一标杆品种而言,3%的收益率就是一道心理关口。

8月14日盘中,10年期国债收益率时隔近三年再次跌破这一关口。

  Wind数据显示,8月14日,受隔夜美债收益率反弹影响,早间银行间市场上10年期国债活跃券190006开盘成交在%,较上一日尾盘的3%上行2bp,这一次向着3%发起的冲击似乎要暂告一段落。 岂料7月份经济数据的露面让形势扭转,借着数据激起的避险情绪,190006一举跌穿3%,最低成交到%,是2016年12月以来首次跌破3%。 午后190006成交利率重新反弹,尾盘成交在%。

  与2018年末相比,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致下行了30bp,幅度不小,过程颇为曲折。 从活跃券收益率走势上看,年初10年期国债行情便陷入盘局,直到3月底创出本轮牛市新低%,一度有希望挑战3%的整数位置,但随即陷入一波调整,并持续到4月下旬,收益率最高回到%,整整反弹40bp。

5月以来,10年期国债收益率重归下行势头,推进得仍不顺畅,几乎整个7月份都在横盘震荡,显示各方参与者看多不做多的纠结心态。 7月底8月初,转机终于出现,重要会议召开、美联储降息靴子落地、贸易形势再生变化,重磅消息刺激下,以10年期国债、国开债为代表的长期限无风险利率债收益率快速走低。   从历史上看,每次10年期国债收益率“破3”都处于一轮大的债券牛市当中,比如2014-2016年的“世纪大牛市”、2008年牛市、2005年-2006年大牛市。

当前债市同样处在牛市中,不仅如此,全球债市都处在一轮大的牛市当中,收益率回到甚至跌破了2016年创出的历史低位。

确切地说,当前在主要经济体中只有中国和美国的债市利率水平还高于2016年低点。 全球债市走牛,以及背后反映出的经济增长压力,构成10年期国债收益率“破3”的大背景。   市场再次纠结  3%虽然被视为一个重要关口,但本质上就是一个数字。

理论上,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3%后,下一目标位将是2016年三季度的低点%。

现实中,突破这一关口位未必就意味着利率下行空间被打开。 目前市场反倒陷入新一轮的纠结之中。

对于2016年低点能否被突破,不少市场参与人士并不确定,甚至存在较大疑虑。

  据华泰证券张继强团队总结,今年7月份债券表现纠结,背后源于几大原因:一是金融机构的负债端成本下行仍较为缓慢,尤其是MLF利率成为长端利率下行的梗阻。 二是尽管包商事件冲击下债市出现了核心资产的概念,但是(准)利率债的供给压力仍不小,缓解了机构的资产端压力。

三是经济有下行压力但无失速下行风险,且市场走势已经隐含了经济下行的预期。

更重要的是,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可能更多需要依靠财政政策,主角未必是货币政策。   虽然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盘中捅破了3%这层“窗户纸”,但前述让债券市场参与者感到纠结的点并没有发生本质变化。   7月以来,债券回购利率等资金价格指标反而出现了上行,央行逆回购、MLF等公开市场操作工具利率水平也未见调整,尤其是MLF利率成为长端利率下行的梗阻。 张继强等指出,MLF作为重要的政策利率,不仅影响银行负债成本,其也是收益率曲线上的关键节点,有助于调控长期利率。

目前MLF利率较高,比2016年牛市中高出30bp,影响资金利率向长端利率的传导和货币政策的有效性。

TMLF的推出起到了变相降息的效果,但在MLF、TMLF利率再次下调之前,长端利率的下行空间较为有限,投资者不容易放开手脚。

  近期货币政策表现出的定力也让投资者颇为纠结。 重要会议关于货币政策的表述与之前相比没有明显变化,二季度货币政策报告继续提到“闸门”等字眼,重申不搞“大水漫灌”,美联储降息后央行也没有明确表态,显示政策定力较足。

部分分析人士认为,未来经济托底可能更多依靠财政手段,未必是货币政策。   值得一提的是,弱于预期的7月经济数据成为14日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盘中跌破3%的催化剂。 7月工业生产、消费乃至投资等数据的确或多或少不及预期,但之前利率下行已有所反映,市场对后续经济下行风险还存在分歧。

  14日午后,190006成交利率重返3%以上,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市场纠结的心态。

  短期来看,债市收益率未必会迎来一轮顺畅的下行,要挑战2016年低点的难度不小。 2016年国内债市收益率大幅下行,源于当时存在“资产荒”,核心问题是市场上存在大量加杠杆的激进操作资金。

华创证券周冠南团队指出,过去两年金融防风险导致机构加杠杆能力相较此前明显减弱,配置资金更依赖实际配置需求。

从历史上看,当10年期国债利率跌破3%之后,债券牛市行情往往都不会持续太久。 在成本约束之下,债券配置价值的确有所弱化。   趋势未完  但与此同时,当前债市所面临的大环境依旧有利,趋势难言逆转,债市风险可控。   张继强等指出,当前债市行情的核心逻辑尚未看到逆转:第一,海内外复杂环境下,经济下行趋势或将持续,尤其是房地产严厉调控封杀了基本面超预期上行的空间;其次,央行持续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政策宽松可能性犹存;第三,包商事件重定义无风险资产,债市核心资产荒仍将持续;最后,海外利率下行过程中,中国和美国利差仍是最大安全垫,外资买债仍有较大增长空间。

  民生证券固收研报认为,后续无风险收益率依然有一定下行空间。 境外机构对于国内利率债配置力度持续加大,且在8月份人民币贬值的情况下配置热度不减,建议关注境外机构资金入场带来的利率债后续机会。   兴业证券黄伟平等也指出,海外环境的变化,给中国债市提供了较大的安全边际:一是全球央行处于宽松中,国内货币宽松的外部约束阶段性会有所弱化;二是全球负利率债券规模持续上升,在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风险的情况下,中国债券收益率仍具有吸引力;三是金融开放进程加快,外资进入中国债市,缓解了国内机构缺乏长钱的难题。

  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7月末,外资持有的中国债券规模已超过了2万亿元,但外资持仓占比与成熟市场还有差距,未来仍有提升的空间。

  张继强等指出,10年期国债利率触及3%后配置价值弱化,但交易价值仍存,可把握国债期货CTD切换、交割期权价值凸显的机会,30年国债、3-5年利率债、利率债老券等可博弈补涨机会。

周冠南等表示,久期策略可以保持,但考虑收益率进一步下行空间有限,不用大幅加仓追涨,绝对收益投资者仍可采取更加稳妥的票息策略。

黄伟平等认为,三季度交易环境相对友好,市场回调仍然是参与窗口。

国盛证券刘郁则表示,中国利率债作为为数不多的较高回报率的安全资产,势必受到外资和国内资金的持续追捧,后续10年期国债收益率很可能下探到%附近甚至更低水平。 现在还没有到跟10年期国债说再见的时候。   注:本文有删减修改  □本报记者张勤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