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 > 儿童文学

最好的友情,是你困陷黑暗时最后的长灯

本站2019-06-2477人围观
简介 作者:小北 小时候看一些武侠剧,最能撩动我情绪的,从来不是快马豪情纵意江湖时地刀光剑影,而是天高水远久别重逢后地相视一笑。 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挚友,功成名就后各栖天

最好的友情,是你困陷黑暗时最后的长灯

  作者:小北  小时候看一些武侠剧,最能撩动我情绪的,从来不是快马豪情纵意江湖时地刀光剑影,而是天高水远久别重逢后地相视一笑。

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挚友,功成名就后各栖天涯,几十年后相见于黄沙原野,隔着几十步轻吐一句:好久不见。

  每当看到这种场景,我都会觉得特别带感。

同样我越来越发现,似乎有些友谊,真的不是维系于经常联系。   前天下午在朋友圈作了一个调查。 在朋友关系中,你会以主动联系或者经常联系来衡量一段友情么大部分人表示不会。

  我在想,说不会的人大抵都是不主动的吧,没有付出过所以才会如此笃定,直到一个读者回复:不会,因为我就是主动的那个人。   她说,虽然我们很少联系,而且每次都是我主动,但只要两人到了一起,立马就会有说不完的话。

  我主动,可我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。   相反,我比较没心没肺,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。

而她则比较心细,她会记得她在意的人,在意的事,她会记得我的生日,记得我的生理期,记得我和她说过的每一件事情。

  其实吧,好的友谊真的不会因为长时间的不联系而变淡,也不会因为谁先主动而出现隔阂,因为那份默契早已植根在了心底。

我主动联系是我因为生来比较热情,而对方对网络社交比较冷淡,这都只是天性使然。

  去年身体有恙在家休养,有天很无聊,顺手发了一条和身体相关的动态。 不一会,下面立马出现一条评论,关心地问我怎么了。

  那是一个很陌生的头像,点开资料栏才发现是一个许久未曾联系的好友,我回了他一句,没怎么,随便发的。

  十几分钟后,我接到了他的电话,我还没来得及思索他如何知道我这个新号码,他便急切地询问我状况,我简单和他讲述了一下,他表示有时间就来看我。

  挂断后我有些诧异,也有些感动,但也只将这当成一种友谊的客气?擅幌氲剿莸氖焙,他真的从千里之外的城市赶了回来。   我们两人曾是很好的朋友,那时候在一起各种坏事情没少干,被老师称呼为狼和狈,第一年我高考失败复读,他经常给我打电话,唾沫横飞地描绘大学的美好,以此激励我努力学习。

  仔细想想,我和他已有近三年未见,平时也基本没有联系。

曾经我一度因为两人感情的生疏而暗自感慨,想着这是成长的必然便也释怀。   我说,有个电话就行了,费这个劲干什么。

  他说,有些人,虽然各自忙碌,但并不代表就忘记了彼此。   网上有一个很有趣的段子。   每当别人给我发消息的时候,我都在心里用意念回复了,但事实是压根没有回复,所以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。   很好笑,但对我来说又觉得很真实。 仔细想来,我就是那个不主动,也不喜欢经常联系的人。   好友给我发消息,也许我当时看到了,但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情,而我当时又正好在忙碌,我都会先放在一边,可等忙完后又直接忘了,下次再看见的时候又觉得已经没有了回复的必要。

  换位思考,自己的这种行为肯定很令人抓狂?晌艺娴牟皇且桓鱿不毒A档娜,我可以面对面相谈甚欢,但却对于这种维系于网络的交流方式有着天然地排斥。   同学朋友眼中的我,一年到头不会发朋友圈,也基本不在同学群里聊天。

但我记得好友们每一个人的爱好,记得我们一起做过的每一件事情。

  上次和几个同学逛母校,每走到一个地方,我都能迅速的说出曾经我们在那个地方做过的趣事,当时哪些人,大家都说了什么。   我不喜欢联系,一如我习惯将感情置放在心底。   曾有人问我,你觉得最好的友情该是什么样子  我说:大概就是我给他发完消息后,从来不会因为他回复与否而有情绪波动。 他给我发消息,我也不用因为忘记回复而觉得抱歉不安。   现在便利发达的网络通讯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,但同时也不得不承认,它在很多时候更让交流成了一种负担。   别人给你发来一段消息,尽管无关紧要,但你要为此停留手中的工作,因为你担心如果怠慢或者忘记回复,就会让彼此的关系出现间隙。

更有甚者直接用秒回来衡量彼此的关系,仔细想想,这难道不是因为我们内心越来越缺失,急于寻求一种存在感,害怕被忽视,害怕被遗忘。

  可正如你害怕冷落别人,你同样害怕自己被别人冷落。   这样的关系,很累不是吗  成长的一个重要标志,便是越来越接受而孤独这一事实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有的方式,正如有人喜欢吃香菜,有人喜欢吃芹菜,再好的两个人都无法做到频率一致。 我不联系你,不仅是因为我不喜欢屏幕交流,而且我觉得你过得很好,并不需要打扰。   我们不常联系,但真的不代表我不在乎你,我留恋每一次现实里的重逢,也记得你每一次离别时的叮铃。

  我不想做你纵意狂欢时的酒友,只愿成为你困陷黑暗时最后的长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