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 > 儿童文学

第一九三四章 殿中邪影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本站2019-07-07186人围观
简介 砰砰砰……五具焦炭般的尸首坠地,其上的火焰并没有熄灭,依然在燃烧着,那种焰色很奇异,其中夹杂着缕缕黑气。 “不好!”“怎么回事!?”秦墨、安雷城都是震惊,想要扑灭这些火焰,却已是来不及。

第一九三四章 殿中邪影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砰砰砰……五具焦炭般的尸首坠地,其上的火焰并没有熄灭,依然在燃烧着,那种焰色很奇异,其中夹杂着缕缕黑气。 “不好!”“怎么回事!?”秦墨、安雷城都是震惊,想要扑灭这些火焰,却已是来不及。

这样的变化太突然,两人早就有所防备,在逼问【链心术】时,五个渡心族强者很可能会自绝。

却是想不到,事情会如此突然,且是毫无征兆。

片刻,地上只有五个焦黑的痕迹,渡心族五个强者已是灰飞烟灭。

秦墨伸出手,凌空一抓,摄取到一丝焰气,这是那种奇异火焰的气息,探查了一下,脸色顿变。 “好诡异的气息!他们并非是自杀的。

”秦墨沉声道。

安雷城点头,他也是看出来了,这是一种可怕的禁制,一旦被擒,被逼问【链心术】的事情,渡心族成员就会不受控制的自燃。

难道每一个渡心族人体内,都有这样的禁制?如此一来,还有何自由可言?【链心术】的修炼,涉及到神魂层面的一种联系,岂不是说,一旦修炼这种武学,其神魂很可能遭受控制?关于【链心术】这种武学,安雷城身为迴印宗的高层,原本就有所了解。

今日之所见,则让他联想到许多,不禁是不寒而栗。 安雷城有种感觉,他很可能碰触到一个可怕的真相,有关于渡心族。 不过,这个真相究竟是什么,他还不太清楚,有待证实。

“哼!这种气息还真是许久不见……”此时,秦墨冷哼一声,通过【人族圣灯】,他很快探查出来,这种奇异火焰的气息,与此前的魔焱皇有联系。

虽是有着许多不同,但是,究其根源,乃是同出一源。 “这倒是意外的发现。

”秦墨脸色冰冷。

“真是想不到,渡心族人的体内有这样的邪气,这一族群是何时被邪气侵蚀的呢?难道说许久之前,就是如此了。

”灯灵喃喃自语。

这种邪气,牵涉到幕后黑手,却在渡心族人身上发现,让它很吃惊。

安雷城脸色变幻,他也在思索,脑海中搜寻有关渡心族的相关信息。 “走吧。 这五个家伙堵在这里,想必是有同伴,应是渡心族的高手。 ”秦墨这般说着,撤去火焰场域,由灯灵制造的五具幻象也是消失。 两人身形连闪,已是窜进石窟另一段的通道,朝着更深处而去。

……这条通道并不长,秦墨两人很快到了出口,一个大殿出现,从陈设上观察,应是中殿,与此前的前殿相呼应。 大殿尽头,则是有着一扇门户,紧紧关闭。 殿中空无一人,静悄悄的,找寻不到一丝强者的踪迹。

秦墨、安雷城展开六识,也是毫无所觉,大殿中倒是有一些足迹,一直延伸到尽头的门户前,似是之前来过不少强者,都已通过了门户,前往更深处。 来到尽头,端详大殿最深处的这扇门户,这是由火岩铸成的大门,其上有着许多古老禁制,也有着许多全新的禁制。 “这帮混蛋,通过了门户,还施展了重重禁制封门。 ”安雷城脸色沉下来。

这扇门户上的全新禁制,显是刚施加上去不久,是为了防止后来者跟进。 “墨先生,能将这扇门户强拆掉么?”安雷城低声询问。 以安雷城的实力,自问轰不开火岩石的大门,这种岩石乃是圣级石料,就是以坚固著称,并且,其中还蕴含着火焰之力,皇主境强者也难以将之轰穿。 “强拆的话,这里就塌了。

”秦墨摇头。

这座门户上,那些古老禁制很神秘,以秦墨的观察,一旦触动这些禁制,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,就算强拆掉大门,这里也会塌陷。

“难道止步于此。

”安雷城很不甘心。

原本,对于这处火焰秘藏,他是存着观望的心态,能够有所得最好。 对于自身的实力,安雷城很清楚,并不足以在这里傲视群雄。

但是,与秦墨在一起,使得他的心思发生变化,这少年的战力惊世,既是进入这里,自该大有收获,而他安雷城也能蹭着分一杯羹。 秦墨静静伫立,皱眉沉思,似是在思索如何解开大门上的禁制。

这个时候,地面泛起一丝波动,非常轻微,难以察觉,就如同一个平静的湖面,轻轻波动了一下。 不过,在大殿的各个阴暗处,地面则是波动得更加剧烈,如同一条条诡蛇,不断蠕动。

下一刻,整个大殿剧烈震动,地面泛起波动,如同化为一片沼泽,一股股诡异波动席卷,朝着秦墨两人翻滚而去。 这样的变故太快,并且,有着恐怖的威压袭来,令人如坠地狱中,陷入绝望,无法自拔。 “完了。 ”安雷城脸色骤变,他一直处于高度警戒,在变故突生时,就有所反应。 但是,这股威压太可怕,不仅针对肉身,更多是对神魂的压制,让他难以动弹分毫。

诡异波动掀起,如巨浪一样,要将两人吞没,同时,在巨浪中,有着无形尖刺迅射而出,直取两人头部的数处要害。 这是针对神魂的攻击,无比犀利,安雷城遍体生寒,他知晓这样的攻势之下,自己的神魂会被刺穿。 然而,在这些无形尖刺即将命中时,一层淡淡的光焰涌动,形成薄薄的光焰壁障,将这样的攻势抵挡下来。 这一层光焰壁障,薄如纸,却是任凭无形尖刺如何疯转,也难以刺破分毫。

滋滋滋……大殿中,响起阵阵刺耳的钻刺声,听得让人牙齿发酸。 秦墨抬手,微微一握,光焰壁障炸裂开来,化为一圈圈光焰涟漪,朝着四面八方蔓延。

这些无形尖刺溃散,四周的诡异波动也被洞穿,在圣灯之力形成的光焰面前,这样的波动之力根本无从抵挡。

如同是阴影中的鬼魅,突然暴露在阳光下,立时就化为了灰烬。 砰!下一刻,大殿中掀起无边气劲,诡异旋风四溢,似是在逃窜光焰的照射。

终于,殿中恢复了平静,在大殿的另一端,一个诡异身影出现,伫立在阴影中,紧紧盯视着秦墨,似要将这少年看穿。 安雷城松了口气,惊魂未定,刚才太危险,若非秦墨出手,他现在神魂会被刺穿,成了一具尸体。

“果然,到这大殿的那些强者并没有通过这扇门户。

”秦墨看向那道诡异身影,“这些足迹都是可以布置的,那些强者都被你杀了吧?渡心族的家伙。 ”“我的那五个族人,是死在你这小子手中?”这个身影不答反问,却是变相承认了秦墨的质问。 安雷城面庞一抖,头皮有些发麻,本以为其他渡心族强者就算强大,也不过是皇主境,他总能周旋一二。 可是,从这道诡异人影身上,安雷城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气息,令他不寒而栗。 凭着直觉,安雷城自认,恐怕远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。 “我可没有杀他们,那五个家伙是自杀的。

”秦墨眉头微动,平静开口,“或者说,那五个家伙不是自杀的,是你催动了他们神魂中的禁制,让他们自燃的吧。

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