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 > 儿童文学

谁念西风独自凉 作者[烟花北]

本站2019-07-0326人围观
简介 停电一天,嗯,还好阳光灿烂,足以让慵懒的我心情大好,好久没听广播了,记得原来最喜欢的频道是音乐频道,听广播和听mp3的区别大概就在于一个后知后觉,而另一个则是先知先觉,广播的话永远不知道下一首

谁念西风独自凉 作者[烟花北]

停电一天,嗯,还好阳光灿烂,足以让慵懒的我心情大好,好久没听广播了,记得原来最喜欢的频道是音乐频道,听广播和听mp3的区别大概就在于一个后知后觉,而另一个则是先知先觉,广播的话永远不知道下一首歌是谁唱的怎样的感觉,mp3却毫无疑问的让我心如止水到麻木。

呵呵,是不是应该庆幸mp3的光荣牺牲呢?偶尔就这样听听广播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 听着DJ推荐的歌曲,悠悠诉说当初这首歌创作的心境,有着怎样的故事。 突然,好怀念童年。

那个原来比我矮一个头的男孩子什么时候蹿成现在这样,要我仰头看着他的脸,蜕变的棱角分明的脸。

原来跟在我屁股后面叫姐姐的孩子们,都已经有了可以嘲笑我的资本了呢,呵呵。 姐,知道你打篮球的样子有多傻么?诶,瞧你那脆弱的小身板吧,一摔一残疾!你个傻瓜,再扔我手套,我就拿筷子把你手砸下来!再惹我,我就把你扔沟里去!……瞧吧,只有我最脆弱,小时候是那几个孩子眼里的神奇人物,可以一起摔跤,一起下河摸鱼,一起在高高的土坝上造滑梯,一起去偷西瓜。

哪有现在这般,孤寂呢?呼呼的大风撕破了最最沉寂的空气,我踩着干枯的树叶,沙沙作响,一片一片碎掉。

蓝天白云,纯正的让我想流眼泪,灰尘在空气里淅出来,进入肺里,又或者不会。 当初的这里,是一片高高的土坝,我们曾在这里玩耍,如今被人们以绿化的名义种起了没有任何纪念意义的树木。

呵呵,还记得三年前,我在一棵树上刻下某人与我的名字,虔诚的许愿说,希望他会喜欢上我。

可是,那棵树在哪里?我找不到。

我戴起帽子,靠在树上,看着依旧很刺眼的太阳。

风还是肆无忌惮的刮着,一直觉得自己不适合冬天,无所适从的感觉。

背后的树一直摇晃,仿佛在嘲笑我因为怕冷而穿的过分臃肿的身材,我伸出脚使劲踹了出去。 觉得不解恨,掏出兜里的钥匙准备使劲划几道,却看见在我不远处有个极小的孩子,看着我笑得心无城府。

呵呵,真是无聊!耳边的DJ,说在说话的时候加上如果二字,那么伤人的话也会婉转很多。 我想笑,如果?往往是没有如果的,若是有了,若是有了……还有那么多的人为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无病呻吟么?嗓子难受的厉害,沙沙的疼,执拗的不吃,虽然不知道为了什么,都说我太过倔强,跟驴一样,呵呵,真是会形容。 我觉得还好。 倔强是活着的一部分,没有了倔强,我会怎样呢?放下了倔强,最后还是得拾起,那是我的心脏。

六十在我脚边安静的看着我,我蹲下,她便走过来缩在我的脚边,我若是走的太快,她便耍起小脾气,转过头回家,不再理我。

我对着六十说话,像个傻瓜。

母后说,真搞不懂,狗能听懂你说话?我哈哈大笑,吓了六十一哆嗦。

应该会懂吧,要不你那么深情的看我干嘛呢?走过那条已经干涸了数年的河流,有爸爸小时候的记忆,也有我的,爸爸说,我小时候,冬天远比现在冷,河面的冰特别的厚,骑着自行车在冰上驰骋,没有一点摩擦力,刹车是不管用的,往往都是不怕摔得撞在低矮的桥洞子上,或者人跳下来,车子飞出去。 呵呵,总是挨摔啊,但是真的快乐吧。

而我,小时候像个假小子般的剔着平头,穿着短裤,在这里面摸鱼,记得曾经在这河的旁边我还砸死过一条蛇,就这样站在那里,看着蛇渐渐不动了,我的力量被抽空了一般的定格在那里,好几分钟不敢动。 呵呵。 最深刻的记忆都已经被砍伐,或者填平了。

我们长大了,被青春撕扯着,所以曾经以为会是一辈子的,都渐行渐远,我们离别,聚首,离别,再聚首,终有一天,两两相忘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 尘归尘,土归土,曾经的我们,鸟兽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