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 > 儿童文学

六百六十二章 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本站2019-07-0674人围观
简介 听到林延潮提及天子圣谕,官员们同时垂首肃容。 方才反对林延潮的官员,此刻都是不见。 要么点头,要么深思,要么认真,各等夹起尾巴的神情姿态,要多恭敬有多恭敬。 林延潮回顾左右道

六百六十二章 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听到林延潮提及天子圣谕,官员们同时垂首肃容。 方才反对林延潮的官员,此刻都是不见。 要么点头,要么深思,要么认真,各等夹起尾巴的神情姿态,要多恭敬有多恭敬。

林延潮回顾左右道:“……不谋一国者,不足谋一城,不谋万世者,不足以谋一时。

振兴文教之事,乃百年之事,树人之事,终身之计,必始于足下。 ”众官员心底吐槽,这什么圣谕,有说等于没说嘛。

林延潮轻咳一声继续道:“时臣对曰,孟子有言,行之而不着焉,习矣而不察焉,终身由之而不知其道者众也。 中庸亦言,百姓日用而不知,故君子之道鲜也。 臣以为民性皆善,故可使由。 民性不皆明,有智在中人以下者,故有不可使知者。

故孔子所道,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。 ”林延潮奏对这话,什么意思?是引述中庸和孟子里的话,老百姓们(天下大多数的人)都是每天日用,忙忙碌碌耕耘,听命而服从,不会深思为何而耕耘,为何而做事,只是当作理所当然。 林延潮下一句则道,正因为老百姓大多数都是善良的,故而可以使由之,但老百姓中不少人智商都在中人以下,若要告诉他们做事其中的道理,倒不如不告诉。 所以孔子才说,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。 听到这里,众官员都是点头心道,方才礼部官员只会照本宣科,讲民可使知之,不可使由之的话。

但林延潮能讲出其中道理,并活学活用,这就是他的本事了。

难怪林延潮能成为天子的日讲官,这君前奏对,以及释经的本事,当朝真没几个大臣能比得上他的。 “当时陛下问臣,民可使由之,亦可使知之强与?还是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强与?臣下答曰,陛下闻一而知十,当然是民可使由之,亦可使知之强。 陛下问那如何由之,亦知之?是否开启民智,下官对曰然也。

”听到这里众官员都是恍然,林延潮的意思,是民智未开,那当然是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,知之反而更乱。

若是民智已开,那就是民可使由之,亦可使知之了。

这就是林延潮所言学以仁德,开启民智的由来。

几名官员都是后怕,原来这是天子的意思,林延潮好奸猾,一开始不说是天子的意思,故意引我等批驳,这是挖坑让我们去跳啊,太卑鄙了。 张四维在一旁问道:“陛下所言极是,故而林中允当时是否向陛下建言举国兴办义学,让百姓都能以孔孟教化,开启民智。 ”林延潮点点头道:“确实,吾以为先令百姓先用三年习以语言文字算术,再用三年习以孔孟之道,若天下童子人人如此,那民智可谓初开。

”听完这话,潘晟,张四维都是笑,下面众官员也都是笑。 林延潮从他们的笑容,读懂了什么叫理想很美好,现实很骨感。

潘晟笑着笑着,却是唏嘘道:“林中允一片拳拳报国之心,令本部堂钦佩,与你说一句掏心窝的话,你此建言若是在洪武年时所倡,犹有可为,今日难矣。 ”林延潮知道潘晟的意思,举国普及义学,实行义务教育,这是多么大的工程,方才那礼部员外郎只是提议每个府设立几个义学,已是被抨击为不靠谱,更何况林延潮的倡议。

林延潮还提议全国实行义务教育,这要在洪武年,朱元璋在时,那时候太祖爷一句话下,令行禁止。

天下官员哪个敢不照办的,不照办就是杀头,故而丝毫不敢给你打折扣。

到了今天这大明官场上,嘿嘿,就是费十倍的力气,恐怕也办不到当初五成的事。

潘晟说得是大实话。 而反观西方,当初马丁路德实行义务教育,是借助宗教力量的推动,政府开始时没花什么气力。 日本的寺子屋,也是通过寺庙来办的。

至于大明朝虽没有宗教基础,但大一统下的国家组织,本比欧洲的王国公国,日本的幕府更有行政效率,但到了现在反而成了推行的阻力。

举国兴办义学是不靠谱的。 林延潮叹道:“当时下官也是与陛下如此奏对的,但吾所言此法,可能难以一蹴而就。 陛下却面谕下官,有法为之……”众官员心道,什么皇帝有办法?你林延潮不是在忽悠我?林延潮道:“陛下面谕,既是举国无法普及,那么可否从一省一府一县先行,比如朕这天子脚下,顺天府,或者是南京,应天府。 ”听了天子的话,众大臣都是心道,这个办法可以有啊。 大明朝现在问题,就是国家组织执行力薄弱,但有两个地方却是例外,一个为京师,一个则是南京。 一个天子脚下,一个则为朝廷直辖,而且两座城市人口都超过百万之众,百姓普遍富裕,论及读书人,官员也是天底下比例最高的地方。

林延潮接着道:“下官浅见,敢问各位大人,若是在两府兴以义学,以两京礼部直辖义学之事,让无论官宦贵戚之后,还是在机平民百姓家,以及两京京官家人,一并入义学读书,此法可行否?”“若是本城百姓不允家中适龄童子,前往义学就学,朝廷可立即关押逮捕,此法可行否?”“若是京师,南京实行,是否可推及天下?先十三省省城,次天下各府府城,再至各县县城?令普天之下适龄童子皆可蒙以养正,是否为圣人之功?”众官员心道,这办法林延潮说是皇帝所思,但恐怕是林延潮所提,但无论如何都是天子首肯的。 这办法可是比之前礼部员外郎提出全国兴办义学的办法,无疑更胜一筹。 在京城推行义学,普及教育,比全国推行当然是更容易。 朝廷每一项的拨款用度,可就近监察,这由礼部直辖,不必一层一层由地方经手,可以有效杜绝官员上下其手。 另外就效用而言,两京老百姓有两百多万,适龄童子少年就有三五十万,若能普及义学,建功也是相当快的。 而且官员家属子侄都在京师,能免费普及教育,对于在座京官都有好处,所以不少官员都是意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