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 > 儿童文学

薛宝琴参加宁国府祭宗祠,暗示贾元春在宫中失宠,祈求祖宗庇佑 什么是爱情精辟回答

本站2019-07-0781人围观
简介 )中有几场特别正式又严肃的集体活动,其中最严肃认真的当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,那一场大型活动令人看到了末世的贾家存在的道理,也让人对贾家的规矩刮目相看,除了fǔ朽,人家依然具备令人尊重的祭奠礼仪。

薛宝琴参加宁国府祭宗祠,暗示贾元春在宫中失宠,祈求祖宗庇佑 什么是爱情精辟回答

)中有几场特别正式又严肃的集体活动,其中最严肃认真的当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,那一场大型活动令人看到了末世的贾家存在的道理,也让人对贾家的规矩刮目相看,除了fǔ朽,人家依然具备令人尊重的祭奠礼仪。

而这一切通过薛宝琴这个小丫头的视角一一呈现,更能体现出其中的庄重场面。 【一】宁国府除夕祭宗祠,很多人不解为何薛宝琴一个外人会参加,其实薛宝琴参加没有问题。

宝琴一来,贾母就喜欢的不行,硬逼着王夫人认下做了干女儿。

这事做得非常认真,绝不是口头话,也不是贾宝玉与他那个记名干娘马道婆一般。

而是有正常程序的,原文虽然简略了。 但贾母对贾宝玉说起宝琴用了“你小妹妹”,证明薛宝琴已经算王夫人女儿。 只听贾母笑道:“这叫作‘雀金呢’,这是哦啰斯国拿孔雀毛拈了线织的。 前儿把那一件野鸭子的给了你小妹妹,【庚辰双行夹批:“小”字妙!盖王夫人之末女也。

】这件给你罢。

”脂砚斋批语也说薛宝琴为王夫人之末女,也就是小女儿。

这样,薛宝琴完全有资格参加贾家的祭宗祠活动,反倒是薛宝钗就不好参加了。

最多也就是外面观礼一下。

【二】贾母之所以硬让王夫人认下宝琴,除了宝琴可爱,还有原因是对王夫人失去贾元春的补偿。 元春进宫虽然对贾家来说为了荣耀,到底王夫人再不能轻易见到女儿。

如果元春随便在京中联姻,母女大可以常来常往,不至于进宫探视还要君臣礼仪。

宝琴还有一点,她的名字通抱琴,抱琴是贾元春的丫头,两人名字发音相同,令贾母王夫人爱屋及乌慰藉思念贾元春之情。

有意思的是,贾母送给薛宝琴的“凫魇裘”正是“野鸭头”上的毛织就得,史湘云还曾嘲笑薛宝琴“这鸭头不是那丫头”,可谓好笑。

薛宝琴参加宁国府除夕祭宗祠,等于是代贾元春参与。 就像脂砚斋评袭人走后麝月留下一般:可见袭人虽去实未去也。

薛宝琴的作用,也是心理上抚慰王夫人失去女儿的创伤,宝琴在,等于元春实未去也。 而贾元春在宫中的生活并不好,到了五十三回,元春已经过了省亲大观园的极盛,反倒开始偃旗息鼓起来,过年也只说皇帝有惯例赏赐,没说元春有赏赐,这是不寻常的,证明元春宫中很可能失宠。 “至次日五鼓,母等又按品大妆,摆全副执事进宫朝贺,兼祝元春千秋。

”属于元春的只有六个字,低调到不能再低调。

可见宝琴代替元春祭祖,也有祈求祖宗庇佑的意思。 【三】薛宝琴参加宁国府祭宗祠当然还有另一个作用。 盖因刘姥姥去后,贾家需要另一双外人的眼睛观察另一个不同的贾家。

贾家过年,刘姥姥不能再来,若平铺直叙体现不出贾家作为鼎盛望族的气象,通过宝琴的视角,带来的正是与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的震撼。

薛家虽然也是大富贵之家,可惜规格档次远远比不得贾府的一等国公之家。 他们家祭祖的规模也比不得贾家的庄严肃穆。 宝琴眼中贾家祭宗祠的隆重,就像刘姥姥眼中看到的贾家的富贵奢华。 如果刘姥姥看到的是奢靡,那宝琴看到的就是庄重。

奢靡的贾家应该死去,而庄重的贾家(或者说礼仪)应该保留,这是作者留给读者的一份思考。

如果贾家上下都能像祭祖之时一般谦恭守礼,又何至于最后落得被抄家的可悲下场!世事无常,虽说人力有时穷,到底人祸最是关键。 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:。